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版 您好,欢迎访问市场调查网! 游览本网需知 纪监:13718281038

当前位置:首页>魅力中乡

周本顺的湖湘往事

时间:2023-03-09|来源:本站|编辑:超级管理员

   周本顺,一个从怀化乡村里走出的农家子弟,42岁成为当时湖南省第二年轻的地级市(邵阳市)市委书记,48岁晋升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而后调入中央政法委担任副秘书长、秘书长。60岁时出任河北省委书记,跻身封疆大吏的行列。
  1992年,时年39岁的周本顺还是湖南省委政研室的一名处长。几乎没有人可以预见,这个来自怀化溆浦乡下,待人谦和且家乡口音很重的中年人,会在未来几年内青云直上。从一名处长到1995年担任邵阳市委书记,周本顺只用了3年时间,堪称火箭速度。
  提拔周本顺的,是当时湖南省委一名主要领导。不过多年以后,这名老领导对周本顺却没有好印象,甚至对周围人抱怨周本顺不念旧情。
  据一名熟悉湖南政情的人士介绍,这位老领导退下来之后,和继任的新领导在某些事情上有了不同看法。一些与老领导关系亲密的人,也逐渐受到冷落。周本顺反应很快,立刻跟上了新领导的思路,并继续受到重用。
  据了解,当时矛盾的焦点就是有关邵阳市一名市领导的人事安排。一名副市长原本有望担任市委常委,但周本顺知道这名副市长和老领导关系好,在新领导那里并不讨欢心。因此上级在征求他的意见时,他推荐了其他人。
  上述人士说,注意小节,不帮亲属的忙,同时又见风使舵,一心唯上,这些在周本顺身上都体现出来了。他这个人把官位看得重。无论是对亲属严苛还是想尽办法媚上,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的仕途。

微信图片_20230309190042.jpg

  主政邵阳,信奉“不出事”
  尽管与老领导闹得不太愉快,但周本顺主政邵阳5年的政绩,还是获得外界较为正面的评价。一名已经退休的原邵阳市处级干部介绍,周本顺当时工作中有拼劲,另外还有个当一把手十分难得的优点,就是心胸开阔,不担心有人抢走自己风头。
  周本顺那一届邵阳市委班子里,“周孔组合”在湖南政坛声名鹊起。市长孔令志论年纪是周本顺的老大哥,论资历也远胜周本顺。周本顺还在省委政研室当处长时,孔令志就是正厅级的湘潭市长。后来到邵阳搭班子,周本顺却成了班长。
  孔令志是出了名的个性官员。刚到邵阳上任,就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任内经常微服私访,看见有人公车私用,操起警棍就砸烂了车窗玻璃。外界质疑他收买民心,孔令志回应说“收买民心总好过收买官心。”
  遇到这么一个个性鲜明又资格较老的市长,从省城长沙到邵阳当地都有人给周本顺进言,要他有所警惕,以防被人架空。周本顺却坚定地支持孔令志的工作,甚至在某些事情上还与孔令志一起承担责任。
  湖南当地人提起“周孔组合”,都说周本顺少年老成,大气内敛,所以后来当到了省委书记;孔令志一心为民,只是个性太直率,容易得罪人,因此当了二十多年正厅也未能再获提拔。
  就在周本顺落马之后,有媒体记者联系到在湖南省质监局局长任上退休的孔令志。孔令志对老搭档周本顺做出如此评价:“当时的班子确实配合很好,人心很齐,应该说周本顺这个班长当得很好。”
  39岁时,周本顺驶入了自己的仕途快车道。那是1992年,时任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处长周本顺,被擢升为副厅级研究员。20个月之后,他已经坐在政策研究室主任的办公室里了,官拜正厅级。
  往后6年,周本顺调任湖南邵阳市委书记,第一次履任地方就主政一方。至2002年,他名字前面的头衔,已经是“湖南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了。
  从处级到副部级,周本顺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这是他仕途上最好的时间。”湖南的一位官员说。
  邵阳“五湖四海”,“没有负面消息”
  1992年之前的十年,周本顺的仕途也颇为平顺。在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他从副科级研究员晋升为处长。
  跃升的起点,源于时任湖南省主要领导的重视。湖南省一位官员解释,这种提拔一般只发生在有背景或有共青团履历的官员身上,周本顺毕业后,曾在湖南省地质学校任团委副书记。
  1994年调任湖南省邵阳市委副书记时,周本顺分管党务。10个月之后,升任市委书记的周本顺,作为当时湖南省第二年轻的市委书记,已经开始主政一方。
  邵阳市政研室的一位前官员回忆,“虽然出身政策研究室,但他没有提拔一个政研室的官员,也没有到政研室视察过。”
  这符合邵阳市一位退休人大官员的判断。他说,在邵阳主政五六年,周本顺讲究五湖四海,并不培植亲信拉帮结伙,“市人大曾经有一个他溆浦老乡找过他,想升迁,但周本顺从来没有打过招呼。”
  不过,亦有当地政法系统人士指控周本顺护短。1996年前后,邵东县县委常委中除了组织部负责人之外几乎都因涉嫌受贿行为接受检方调查,但周本顺对此不同意做任何处理。“涉案的官员们有的后来当了市政协副主席,副市长和县长。”这位人士说。
  一名湖南当地人士说,处理邵东一案的做法很符合周本顺的为官思路——大是大非可以摆在一边,关键是不能出事,不能挡了自己上升的道。
  一位当时与周本顺相当亲近、曾经在邵阳驻站的记者回顾,周本顺主政期间,他手上经常会收到种种渠道过来的举报材料,涉及贪腐、作风问题或插手案件,但关于周本顺的,“一个字的负面都没有。”
  另有颇为了解周本顺的官员说,周本顺颇有民本情怀。一次他在会议上批评砸了沿街商贩的城管,“说小商贩也不容易,你们这些人于心何忍。”
  邵阳地处湘西南,是湖南省人口最多的城市,素来以社会治安混乱闻名于外。时至今日,当年黑恶势力挑脚筋、剁手指的传言仍有流传。
  据《中国新闻周刊》早前报道,邵阳1987年至1989年的三年刑事大案总数4271起。有恶性案件经新华社内参引起中央重视后,1990年开始严打,当年1月至9月,破获各类刑事案件4587起,其中重大案件1241起,共摧毁各类犯罪团伙894个,判处各类刑事犯罪分子2772人,其中判处死刑并已执行的就有172人。
  上述官员说,邵阳需要的是一个能够驾驭复杂局面的主政者,来处理民族矛盾复杂、社会矛盾复杂、经济发展条件恶劣的邵阳。邵阳历史上曾经存在两套领导班子,邵阳行署和地区行署。上世纪80年代撤销地区行署后触动了一些官员的利益,“邵阳官场同样复杂。”
  摆在周本顺面前的,还包括邵阳孱弱落后的经济。计划经济三线建设年代,邵阳有纺织机械、化工等工厂100多个,经济指数曾经在湖南省的版图上位列前五。随着改革深入、国企衰败,邵阳经济逐渐衰落,在上世纪90年代跌入湖南的倒数后三位。
  纵观周本顺的邵阳之路,这位官员评价:“湖南期间从没有听到他的负面消息。他把邵阳的发展思路理顺了,比较务实。”
  “周孔组合”,怀念与不解
  上任4个月后,周本顺即迎来了第一场大考。当地人士介绍,“20年前还没有现在的追责概念。”
  1996年1月31日,邵阳市祭旗坡发生致134人死、405伤的特大爆炸事故,多位国家领导人过问批示。事后查明,事故系当地人非法买卖加工贮藏黑索金炸药引起的爆炸。
  根据湖南省的调查处理意见,在多名被处分的邵阳官员中,包括四位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他们受到的最严重处分是“行政记大过”。其中,周本顺领到处分“批评教育”,时任市长孔令志的处分是“行政记过”。
  在当时熟悉邵阳高层的人士看来,书记周本顺性格老成持重,市长孔令志急躁直率,二人性格颇为互补。其称,孔令志曾站在雨里的烂尾路上,破口大骂建设局长和规划局长,也曾用警棍砸过私用的公车玻璃。对此,周本顺的反应是“哎呀,老孔啊老孔”。
  昔日市长孔令志颇为怀念当年,“当时的班子确实配合很好,人心很齐,应该说周本顺这个班长当得很好。”他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后来孔令志在湖南省质监局局长任上退休。
  当时邵阳发展需要新起点。周本顺上任之初,在老城区的背面,隔江而望的江北开发区开始筹划,爆炸事故两个月之后,江北民营经济试验区管委会、江北经济开发区指挥部挂牌。3年之后,连接老城与新城的西湖大桥正式竣工通车。
  对于这些被邵阳人铭记的发展节点,邵阳一位退休官员回忆,发展思路来自时任书记周本顺,也奠定了今日邵阳城市发展的格局。“包括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以及以后提出的邵阳城区百万人口计划,都是周书记提出来的。”
  “周本顺做每一个决策之前都会调研,也敢做敢为。”一位熟悉周本顺的邵阳人士说,这一特点来自他的政研室经历。他举例,邵阳市有3个国家级贫困县,5个省级贫困县,周本顺一个个去调查,参与确立每个县的发展路径。
  同时,周本顺相当尊重智囊,对湖南大学、邵阳市社科院的意见相当看重。这位人士回顾,早在1996年或者1997年,周本顺就已经开始总结稳定与发展的关系,有了“要发展必须有稳定,有稳定才能有发展”的思路,为此还专门开了个大会做演讲。
  当时邵阳的社会治理方面,也被很多本土人士所怀念。根据媒体报道,邵阳市是中央综治委授予的“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单位(1997—2000)”。
  当时在邵阳市公安局任职的一位人士回顾,周本顺有一次专门抽查派出所值班情况,叫上他和一位副局长,三个人一个个派出所查过去,遇到有问题的,就把一把手叫过来,当面批评处理。
  周本顺和孔令志,两位因爆炸案涉险过关,仅受到轻微处理的官员,如今正被邵阳人以“周孔组合”来怀念。曾在邵阳市委组织部任职的一位官员,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下了邵阳30年来多个市委书记的名字,并破口大骂,转而开始赞美周本顺。
  不论邵阳官场还是民间,或多或少都承认,“周孔组合”是邵阳改革开放以来口碑最佳的搭配,“邵阳对外闭塞的交通状况,那时候有了很大改观。”
  “社会基本稳定,经济缓慢发展。”孔令志如是评价1995-2000年周本顺在任时的邵阳,“政府当时面对问题,不主张对立激化矛盾,采取了开门迎客的办法,承认自己的问题,承认发展不好,堵路堵桥上街的就消气了”。
  也有年轻人对这种怀念表示不解。一位年轻人在网络上发帖:“并非他们的功绩让他们家喻户晓,而是时代原因。那个时候信息闭塞,娱乐方式和接受信息的方式没当下这么多元化,大家都只能看看新闻联播和邵阳电视台,过去的人官本位思想严重,茶语饭后都喜欢讨论政治问题。”
  打黑往事与质疑
  在邵阳,为周本顺带来更好口碑的是轰动全国的“小红宝案”。彼时,周本顺已经调任湖南省公安厅担任公安厅长。调动发生在2000年11月。邵阳政法人士回顾,当年身为厅长的周本顺带队回到邵阳,捣毁了邵东县一个印刷违禁书籍的印刷厂。
  知情人士说,履新省公安厅之前,周本顺在邵阳市公安局的档案室,看了一个礼拜的档案。履新第一天,离上任还有1个小时的车上,他还从不同侧面向身边人询问公安队伍的治理之术。
  等待周本顺的,原本可能是另一条道路。湖南官场人士透露,周本顺原本可能接任省委秘书长,后因故没有成功。
  在他履新一年半后,2002年6月,在邵阳城北路一家大酒店的楼下,聚集了很多年轻的武警。被突袭的酒店的大厅里,人们为一个孩子庆祝周岁,孩子的父亲名叫姚志宏。
  武警是从湖南省武警总队抽调而来,官方事先尽可能封锁了消息。根据当时媒体报道,除了绰号为“小红宝”的黑帮头目姚志宏,赴宴政法人士多达29人,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多达18人。
  “小红宝案”是2001年开始的全国打黑运动中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姚志宏当时已经是邵阳市大祥区政协常委,已经度过了黑社会街头的草创期,进入放高利贷、开办洗浴场所、涉足地产业和进军政界等高端形态。
  司法材料显示,该案涉案人士多达61人,包括当地多名政法和政府官员。2004年湖南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多达172页。最终,姚志宏等4人被执行死刑。
  时至今日,邵阳本地依然流传有周本顺与“小红宝”之间有恩怨的说法。其中一个版本是,在一场有周本顺、孔令志参加的酒局上,姚志宏敬酒给孔令志,孔喝了。敬酒给周本顺,周本顺没喝。姚志宏酒醉之下,把酒泼在了周本顺的脸上。
  对此说法,孔令志本人和一位熟悉小红宝的人都予以否认。孔令志说,周本顺根本不认识小红宝。
  对于周本顺打黑,外界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周是打黑英雄,另一种认为姚志宏就是在周本顺担任邵阳市委书记期间坐大的,后来周本顺回长沙担任公安厅长,又反过来打掉“小红宝”,只是在弥补自己的过失。
  包括孔令志在内的多名邵阳人士都向外界证实,周本顺根本不认识姚志宏,和姚既没有沆瀣一气也没有过节。
  一名当地人士评价,周本顺的处事风格基本是,那些涉及矛盾关系复杂的事,哪怕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他也不太愿意主动碰,所以邵阳主政五年,没有打掉姚志宏。可只要上面下了决心,他立刻铁腕打黑。
  上述熟悉小红宝的人士,也因此次打黑获刑十年。像当年大部分的涉案者一样,他目前已经出狱,并质疑当年的打黑运动。
  他举起一个手掌,自称宣判之前在看守所里,狱警举着手掌,用每一根手指作为比喻,告诉他“小红宝”集团谁是主犯,谁是从犯,谁是什么角色。狱警甚至告诉他的刑期是多少年:“如果每给一万块就减少一年,最多可以减少到7年。”不过,这种说法注定无法证实。
  一位涉案的政法人士则批评,这次打黑有捞取政治资本、利用媒体宣传炒作、扩大化之嫌,“当时检察机关准备不起诉我,后来有关部门强压一定要起诉。”
  另一位涉案者自称经历了连续6天5夜和5天4夜的审讯。到后来他实在撑不住了,“根本不是我先说了什么,办案者写什么,而是办案者写了什么,我就说什么。”
  这些说法虽然略带有时代特征,但类似质疑此次“打黑”程序正义和审判结果的声音,之前在湖南政法系统内已有流传。
  比如有当地政协委员和涉案律师质疑,对于主犯“小红宝”的死刑判决,可能过重了,“小红宝没有命案,没有伤害罪名,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组织容留卖淫罪,也没有不满14岁的幼女、引诱和强迫或身体受到伤害等特别恶劣的情节。”
  在“小红宝”案案发的2002年,周本顺从省公安厅厅长位置,升任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官至副部级。
  三年的湖南省政法系统工作,在周本顺的履历上又增添了更多的内容。这包括衡阳大火的善后处理、长沙劫持人质事件和整顿湖南政法系统作风。与其熟悉的人士说,这都是他之所以被北京看中,上调至中央政法委的政绩。
  2003年,时年50岁的周本顺离开湖南,进京担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后又扶正成为秘书长。据悉,当年对周本顺欣赏有加并将其调至北京的,正是时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长周永康。在中央政法委期间,周本顺也一直担任周永康的“大管家”角色。外界舆论普遍认为,周本顺的违纪违法行为,主要发生在其任职中央政法委时期。
  湖南一些人士提及周本顺的落马还会充满惋惜:“北上的升官路竟成为了不归路。没想到一个当年的干才,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竟会堕落成腐败分子,从此无颜见江东父老。”

微信图片_20230309190054.jpg

  要求儿子低调行事,儿子并未听从
  2015年7月24日,在北京出席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的周本顺,被办案人员带走。成为十八大以来首个在任上落马的省委书记。
  长沙中南汽车城保时捷中心。这家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周靖
  同一天,周本顺之子周靖在长沙一家汽车城内被抓。
  据媒体报道,由于工作繁忙,周本顺对儿子疏于管教,其妻溺爱儿子。周靖从小就“说话很冲”。上学时,成绩也很一般。
  2003年11月,时任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周本顺,调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这被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一位退休厅级干部形容为“上了周永康的船”。
  湖南政商两界多位受访人士回忆,周本顺在任职中央政法委期间借力周永康,促成一家当地争议不断的公司上市。
  同样,在周本顺任职湖南省公安厅及中央政法委期间,其独子周靖,也从跟随富商胡雄杰的“小周”,在湖南商界纵横,并结识原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一手缔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产、汽车销售、金融投资的商业巨舰,成为与胡雄杰平起平坐的“周哥”。
  2015年7月24日,在北京出席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动会议的周本顺,被办案人员带走。这位当天还置身于会议主席台的原河北省委书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周氏父子的政商大船就此倾覆。
  这是十八大以来首个落马的现任省委书记。他的妻子段雁秋、秘书刘小军,亦被一同带走。
  同一天,距离北京1500多公里外的长沙锦绣路一家汽车城内,周本顺之子周靖被查。一同被带走的,还有这家保时捷中心所属汽车公司的一名张姓董事和财务部门负责人。
  据湖南省委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张姓董事是周靖的远房表亲,财务部门负责人则是周靖主要合作伙伴、湖南省某领导胡某之子胡雄杰的亲戚。
  几乎同一时间,长沙雨花区韶山北路488号东一国际大厦办公室内,胡雄杰也被公安部门带走。
  长沙多位受访商人证实,自1997年开始,周靖、胡雄杰二人联手,暗中借力于父辈,至少拿下长沙市一项政府工程、一处旧房改造项目。
  一位曾拒绝过周靖合作要求的长沙事业单位干部透露,周靖、胡雄杰在长沙地产界频频“虎口夺食”,抢得有主地块的使用权后,再转手倒卖给第三方。
  一张更大的网在收紧。据公开报道显示,7月28日,周本顺妻弟刘延涛、侄女婿即溆浦县水利局局长宋达勇,也被带走调查。溆浦县水利局一名干部透露,宋达勇从2010年担任水利局局长后,涉嫌购买超标公车,帮助其弟宋达根围标该县投资上亿元的水利工程。他说,从2011年年底就有干部举报宋达勇,但“他背后有关系,在溆浦谁也扳不倒他”。
  截至这一时期,周氏父子共同打造的“政商大船”倾覆,二人与身边人共同编织的权钱关系网也一同被扯开来,公之于众。
  1984年,周本顺进入湖南省政策研究室,十年间,一直担任没有实权的职务。与他相交多年的朋友评价说:“虽然理论水平高,但真正接触领导的机会不多。”
  周本顺仕途转折点,是1994年4月升任湖南省政策研究室主任。
  邵阳一位退休副厅级干部介绍,周在邵阳主政时相当低调,“也很聪明”。“更重要的是,周本顺在邵阳时还结识了湖南省某领导胡某。”
  胡某曾在周本顺的老家怀化任职,而周主政的邵阳又是胡某的出生地,时任湖南省委重要职务的胡某,因此成为周本顺在上层活动的重点对象。
  1999年,19岁的周靖,因父亲与胡某的这层关系,迅速和胡某的儿子胡雄杰成为好友。
  上世纪90年代就与周靖有过多次合作的长沙商人魏敬德(化名)记得,周靖曾向他透露,自己的商业导师,就是当时已在长沙商界小有名气的富商胡雄杰。
  胡雄杰比周靖年长约10岁,2001年后,胡雄杰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工商资料显示,早年胡雄杰曾出资149万元,参与湖南亚华置业有限公司注册。随后,亚华置业便成功开发了长沙市的一处高档楼盘。
  当时,胡雄杰喜欢将年轻的周靖带在身边,在商人云集的场合,周靖话不多,习惯保持沉默。胡雄杰介绍他称“小周”。
  在“导师”胡雄杰带领下,年轻的周靖开始崭露头角,二人联手拿下的第一个项目就震动了长沙房地产界。
  公开报道显示,从2002年起,长沙五一路临近湘江的繁华地块开始旧房拆迁改造工程。商人李行(化名)介绍,因升值潜力巨大,旧房拆迁改造工程成为众多房企争夺的对象。
  “小周”在长沙攻城略地时,周本顺也于2000年调任湖南省公安厅厅长。邵阳一位官员介绍,周本顺的升迁,源于他对邵阳经济的发展。据媒体报道,周本顺上任之初,在邵阳老城背面筹划了隔江而望的江北开发区,这种思路也奠定了今日邵阳的发展格局。
  主政邵阳多年的周本顺因抓经济发展有手段,并有较好理论素养,得到上层领导肯定。调任公安厅厅长仅一年,周本顺就升任为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成为湖南官场一颗新星。
  湖南省公安厅一位处级干部认为,周本顺之所以能得到迅速提拔,是因为他在政法系统也很好地发挥了“擅理论、重实操”的特点。
  该干部介绍,2002年,打掉邵阳“小红宝”涉黑团伙时,周在湖南省公安厅主办的内部刊物《当代警察》上发表署名文章,详细论述打黑的法理依据和办案经验,让一家中央媒体驻湖南的负责人赞叹不已。
  周本顺的升迁,令周靖在做生意时也更注意隐蔽自己的身份。周、胡二人擅用代持或出面斡旋的隐蔽方式,让外界难以窥探二人实际控制的企业数量。
  2003年,周靖、胡雄杰帮一家房企在寸土寸金的湘江边拿下一块商住两用地。李行应邀参加庆功酒会。酒会上,意气风发的胡雄杰和周靖向他放言,在长沙,没有他俩办不成的事。
  2003年,周本顺调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23岁的周靖并未同父亲一同前往北京,而是一直留在了长沙。
  (源于大邵生活)



市场调查始终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

编审:周玥

终审:周秋连

法律声明

本网部分内容均来源于网络,目的在于向读者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 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经核准后我们会及时做出处理!

1)凡带“市场调查”电头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视频,版权均属市场调查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否则即为侵权,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媒体、网站,使用稿件时必须保留原电头“市场调查”,并注明“稿件来源:市场调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同时,本网保留修改、更正、删节已供稿件的权利。

3)本网转载的稿件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据****报道”或“稿件来源:****”,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

(4)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作者在10天内来电或来函与市场调查联系。 

(5)声明:凡投稿者一经采用,一律没有稿酬,且版权归市场调查所有!

联系电话:010-57123792   网监:13718281038   邮箱: rdbz@163.com。


Copyright © 2021 市场调查网 热线:010-57123792 E-mail:rdbz@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202102122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9719号